Wines From the Camino de Santiago 朝圣之路上的葡萄酒

还记得那场洗涤心灵的朝圣之旅——Camino de Santiago(圣雅各朝圣之旅)吗?30天 & 800公里横跨西班牙的徒步旅程,是一段自我心灵对话的漫漫长路。

在朝圣之路上,除了丰富的自然美景和历史人文外,葡萄酒是另一个不可错过的亮点。除了经过像里奥哈(Rioja)等知名产区之外,路途上还有许多小众的产区。圣雅各朝圣之旅分成许多不同的路线。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欧洲有多少个城市,就有多少条不同的朝圣之路,最后终点都落在Santiago de Compostela圣地亚哥城。最为大众最熟知的是Camino Frances(法国之路),因为其从法国边境启程,而其他像 Camino Portuges(葡萄牙之路)和 Camino del Norte(北方之路)也非常出名。

 

Camino del Norte / 北方之路

Camino del Norte(北方之路)顾名思义就是沿着西班牙最北边的海岸线行走的朝圣旅程。沿途可以欣赏到西班牙最美丽的山海线、吃到最新鲜的海鲜、以及喝到最沁透人心的葡萄酒和苹果酒、还可以遇见有着大山般坚毅精神的巴斯克人!而在北方之路之上,最值得一试便是清爽宜人的Txakoli。

Txakoli查克里:提到Txakoli许多人还有些许陌生,它并不是不是葡萄品种,而是一种葡萄酒的风格。Txakoli意思是“在乡间小屋酿造的酒”,最开始时由当地巴斯克自治区的农民在“农舍”中酿的酒。Txakoli的起源可追朔到16-17世纪,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用来酿造Txakoli的葡萄主要以当地的原生白葡萄品种白苏黎(Hondarrabi Zuri)为主。因为产区临近大西洋,气候寒冷潮湿,葡萄成熟度常会不足。传统风格的Txakoli让葡萄在不锈钢桶中发酵后,常会经过一定时间的酒泥接触以增加酒体与复杂度。在发酵过程中,酒厂还会降低温度和加遮蔽,让发酵产生的二氧化碳溶解在酒中。

最后出品的Txakoli是一种低酒精度、带微气泡、高酸的白葡萄酒,带有苹果和柑橘类水果的香气,非常清爽。优质的Txakoli会有很棒的矿物气息和咸鲜的口感,适合搭配当地的海鲜料理。Txakoli与葡萄牙绿酒或是卢瓦尔河谷慕斯卡德(Muscadet)都有些共同点。也许是因为Txakoli真的太“酸爽”了,在巴斯克地区的酒吧和餐厅里侍酒的时候,Bartender都会从高处将闪着金光的酒液注入杯中。过程中打入了更多的气泡,并形成一层白沫,这样让酒喝起来更加清爽且容易被接受。Txakoli在整个巴斯克地区夏天的消耗量非常惊人,基本是每人一餐好几杯!

在过去Txakoli基本不出口,出了巴斯克地区连其他西班牙地区都很难喝到。但随着近年酿造工艺和酒品质的提升,还有巴斯克地区当地餐厅在国际美食界的地位居高不下,越来越多侍酒师也开始选用这些非常有在地特色的酒款。

除了传统的Txakoli风格外,三个D.O.也出产许多不同特点的Txakoli以及其他非常多样化的酒:例如用红贝尔萨(Hondarrabi Beltza)酿造的红酒,用白苏黎和红贝尔萨混合酿制的桃红酒,甚至是甜酒还有现在日渐流行的橘酒。其他常用的葡萄包括红苏黎(Hondarrabi Zerratia)、小芒森(Petit Manseng)、大芒森(Gros Manseng)、白福儿(Folle Blanche);也有酒庄会使用国际品种如霞多丽和雷司令。

D.O. Getariako Txakolina:三者中最早获得D.O.级别的产区,产区中90%以上的酒庄都靠海岸线,海风为酒带来咸咸的口感,Getariako的气泡感也是三个产区中最强烈的。

D.O. Bizkaiko Txakolina:部分葡萄园集中在朝南的山坡和山谷上,因此没有直接面对海洋。这里的土壤富含矿物质,所以酒体能有更好的架构以及强烈的矿物风味。

D.O. Arabako Txakolina:产区完全靠内陆,因此更加炎热。这里的酒是三个产区中最成熟圆润和酒精度最高的,酸度也相对比较低。Arabako区域同时拥有另外一个出名的产区:里奥哈的子产区阿拉维萨(Rioja Alavesa)。

Sidra 苹果酒:除了葡萄酒外,巴斯克地区也是西班牙苹果酒(Cider/Sagardoa)的大本营,苹果酒甚至也有自己的法定地理标识:D.O. Euskal Sagardoa!

想要冠上D.O. Euskal Sagardoa的苹果酒必须使用巴斯克地区生产的苹果,并且在酿造过程不加任何人工添加物和糖。也因为不加糖,巴斯克地区的苹果酒与Txakoli一样非常酸爽新鲜,能有红色莓果浆果、白花等复杂的香气,与其他地方所产酸酸甜甜的苹果酒非常不同。

巴斯克人爱喝苹果酒到一个痴狂的程度,这里有专门的”苹果酒屋(Sagardotegi)“ ,可以直接从橡木桶喝到最新鲜的苹果酒。当你听到 “TXOTX!”的时候,就可以冲到木桶旁边,老板会将木桶打开,这时苹果酒就迫不及待的喷发出来。拿好杯子接着,就可以开始喝到饱!

巴斯克地区最出名的饮品——Txakoli和苹果酒都以高酸度出名。这与当地盛行的饮食习惯不无关系。Camino del Norte途经的城市,位在D.O. Bizkaiko Txakolina的毕尔巴鄂(Bilbao)和位在D.O. Getariako Txakolina附近的圣塞瓦斯蒂安(San Sebastian)是西班牙乃至全世界的美食重镇。

在米其林餐厅和接地气的西班牙小食Pinxots餐吧林立的圣塞瓦斯蒂安,试想夏日炎炎的晚上,在吃了满肚子的Pinxots却还想吃更多的时候,或许也只有Txakoli的高酸和苹果酒的清爽能帮助去油解腻,维持战力!

走上Camino del Norte时,如果经过了这些产区与小镇,别忘了多了解下这一群尊重自然,充满着创意的人们。喝上一杯Txakoli,然后再往下一站出发,感受下当地人与这块土地最直接的连结!

 

Camino Frances / 法国之路

当我们回到Camino Frances 法国之路,来到比利牛斯山脉旁的纳瓦拉自治区(Navarra)和阿拉贡自治区(Aragón)。Camino Frances 法国之路的起点在法国比利牛斯山脉旁的小镇Saint Jean Pier de Port,在这个以红色为主色调的可爱小镇里,朝圣者可以拿到行程规划的资料和一本小护照。这里也是朝圣者进入山脉前的补给站,两天横跨山脉的路程是朝圣者的一大挑战。

西班牙奔牛节与海明威:横跨了比利牛斯山脉后就进入了西班牙纳瓦拉自治区的范围,自治区首府潘普洛纳(Pamplona)是第一座经过的大城市,也是著名的西班牙奔牛节(圣费尔明节)的举办地。每年七月七日,人们和发狂的牛共同奔跑在820米长的通向斗牛场的青石街上。西班牙人认为奔牛节提供了一个展示智慧、胆识、技巧和意志的机会。

潘普洛纳也是著名文学家海明威与西班牙邂逅的地方。《太阳照常升起》一书中对比了巴黎失落一族的低沉迷茫与醉生梦死和西班牙的一派自然烂漫,海明威笔下的西班牙充满了自然生命的灵动,也俨然是当时欧洲大陆战乱下,欧洲仅存的圣地与庇护所。《太阳照常升起》是海明威的成名之作,也将纳瓦拉推向了世界舞台。海明威曾在西班牙观看了1500多场斗牛,并亲自参加了两次以上的斗牛。这个结合力与美、生与死的极限运动,深深影响了海明威。除了斗牛,海明威也经常拜访西班牙各地的酒庄,例如位于里奥哈的Bodegas Franco Españolas酒庄就是他的最爱之一。可以说西班牙文化很大程度影响了海明威的一生。

D.O. Navarra / 纳瓦拉产区:虽然纳瓦拉在历史和文化上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D.O. Navarra的酒一直被其紧邻的里奥哈产区的巨大光芒所掩盖。和里奥哈一样,纳瓦拉的主要葡萄品种为丹魄(Tempranillo)和歌海娜(Garnacha)。D.O. Navarra以果香丰富的歌海娜桃红闻名,而这里所产的丹魄与Rioja Oriental(东里奥哈,即之前的Rioja Baja)较类似。由于临近法国,D.O. Navarra也种植法国国际品种赤霞珠和梅洛,酿造工艺和风格也曾受到法国的影响。D.O. Navarra北起比利牛斯山脉,南至埃布罗河(Ebro River),多变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复杂的风土。这里主要的气候类型为大陆性气候,但仍受到来自Ebro河流域的地中海型气候和来自近大西洋谷区的海洋型气候的影响。D.O. Navarra内亦可根据气候风土,分成五个子产区.D.O. Navarra的老藤歌海娜红酒是另一个特点。歌海娜属于皮薄、颗粒大、酒精度高的晚熟葡萄品种,适合种植在偏热的地方,但是太成熟的歌海娜常会因为太过饱满而失去酸度和优雅度。D.O. Navarra当地动辄百年的老藤为葡萄酒带来凝练而圆润的口感和集中度,也能帮助取得更加良好的平衡。

Pacharán 利口酒: 除了葡萄酒,Navarra还有另个非常出名的特产:Pacharán。这是一种非常芳香的利口酒。当地人将八角浸渍在黑刺李酒中,据说对胃和消化系统都很有帮助。Pacharán呈现暗红色,口感微甜,并有浓郁的香料气息。饭后来上一个Shot的Pacharán,是许多Navarra当地人的饭后习惯!

Aragón阿拉贡自治区的四个DO: 同样以歌海娜闻名的产区有临近阿拉贡自治区的D.O. Campo de Borja、D.O. Cariñena、D.O. Calatayud和D.O. Somontano。这些产区都相对炎热,以红葡萄为主。但在冷凉的地块也会种植像维尤拉 (Viura), 玛尔维萨(Malvasia)和霞多丽等白葡萄品种。位于D.O. Campo de Borja的Alto Moncayo酒庄。D.O. Campo de Borja有"Empire of Garnacha"(歌海娜王国)的称号,拥有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夏热冬冷,干燥少雨,日夜温差很大。与D.O. Navarra的Ribera Baja子产区有相似的气候,甚至有记录同一天的气温能从37°C降到0°C以下。这样的气候条件造就了D.O. Campo de Borja能酿出高成熟度,多汁迷人,带有香料熟果气息的歌海娜。D.O. Cariñena是产区也是葡萄品种佳丽酿(Cariñena)的名字,在歌海娜变成这里的主流品种之前,这里几乎只种植佳丽酿,但现在这里的佳丽酿的种植面积已经不到10%了。D.O. Cariñena产区酿酒历史悠久,也是西班牙甚至是全欧洲最早成立的几个法定产区之一,创立于1932年。D.O. Calatayud同样以老藤歌海娜为主打,采用50年以上树龄葡萄藤的葡萄酒可以在酒标上标识“Calatayud Superior”,优雅和强劲并存还带有矿物风味。D.O. Calatayud也是四个阿拉贡的产区里海拔最高的,高于700米的葡萄园很普遍,最高可达1000米。高海拔和巨大日夜温差放缓了葡萄的成熟速度,使其糖分和酚类物质的成熟可以达到同步平衡。D.O. Somontano坐落在雪山覆盖的比利牛斯山脉下,是阿拉贡的4个产区中最早引起国际市场引起注意的,起初使用许多非西班牙品种(赤霞珠、西拉、霞多丽、琼瑶浆等),酿造了很多国际风格的酒,但是近年来也开始重视歌海娜老藤的恢复、保护和发展。D.O. Somontano葡萄酒的平均水准非常高。纳瓦拉和阿拉贡这两个名字不只跟葡萄酒的产区相关,更与现代西班牙的建立有着紧密的关系。西元711年开始,西班牙南边就受伊斯兰势力的控制,在8~15世纪的“The Reconquista”(收复失地运动)时期,两个王国都是对抗伊斯兰势力的基督教国家。15世纪末期西班牙上演了三国演义:连年的争斗抗衡,终于将伊斯兰势力逐出伊比利半岛,剩下的三个王国:纳瓦拉、阿拉贡、和最强大的卡斯蒂利亚(Castilla)通过通婚和合并,西班牙终于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国家,也开启了西班牙在大航海时代的鼎盛时期。虽然现在西班牙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远不如大航海时代,但是走在朝圣之路上,穿越在矗立在纳瓦拉辽阔景色上的一座座古城堡时,还是能遥想这个王朝经的辉煌。

回到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马德里是西班牙的首都,建城于西元9世纪,是在伊斯兰势力下摩尔人建立的边贸站“马格立特”旧址上发展起来的城市;16世纪西班牙统一后逐渐成为西班牙殖民帝国的运筹中心。

马德里之路(Camino de Madrid)的确切历史已经不可考,但作为西班牙的首都,有许多朝圣者选择这里作为路程的起点也不是什么怪事。马德里之路从马德里出发,一路沿着西北方向前行,后与法国之路会合,往终点圣地亚哥城(Santiago de Compostela)前进。沿途会经过古老的罗马小径、美丽的历史古城、以及一些西班牙最具特色的葡萄酒产区。

D.O. Vinos de Madrid / 马德里产区:的葡萄酒庄园主要分布在大城市的西南方。虽然这里的葡萄酒至今没什么名气,但其实早在罗马时代就有种植葡萄的纪录。到了现代,直至1970年代都是以桶装酒为主,近年才开始了产区的复兴之路。D.O. Vinos de Madrid主要可分成四个子产区:Arganda, Navalcarnero和 San Martín,以及今年4月份才新增的El Molar子产区。气候皆属于大陆性气候,极端的天气导致这里种植的丹魄(Tempranillo)必须混合部分西拉葡萄进行混酿,也使得酒款喝起来跟西班牙其他产区的丹魄非常不一样。产区也种植赤霞珠、梅洛等红葡萄品种和一些芳香型白葡萄品种。虽然D.O. Vinos de Madrid没有太多名庄,但Conmando G绝对是亮眼的一颗新星。2010年,西班牙最大的葡萄酒商之一Vila Viniteca找上了马德里的天才酿酒团队Comando G,开始他们在马德里的新版图。团队由三位马德里的年轻天才酿酒师组成:Fernando García、Daniel G. Jiménez Landi和Marc Isart,他们致力于找出西班牙Garnacha的无穷潜力,并迅速地在国际葡萄酒界窜起。

D.O. Rueda / 卢埃达产区:走出了马德里,一路沿着西北方向走,就来到了D.O. Rueda(卢埃达)。产区建立于1980年,是卡斯蒂亚-莱昂大区最古老的原产地保护产区。D.O. Rueda地处西班牙中北部广袤的梅塞塔高原之上,平均海拔可达700-800米。属于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夏季炎热异常,冬季寒冷刺骨。这里著名的混合碎土壤“Cascajosos”能在白天吸收热能,在晚上释放热量,并拥有极佳的排水性,非常适合当地品种弗德乔(Verdejo)的种植。弗德乔带有的柑橘和草本风味,在香气上有些类似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弗德乔的风格非常多变,从中世纪开始,弗德乔由北非传入西班牙,一直以来被用于酿造氧化风格的“类雪莉酒”;到了1970年代清爽型的弗德乔渐渐成为主流;近年甚至出现了中等偏重酒体,过橡木桶的浓厚Creamy风格弗德乔。多变的风貌可见这个品种的庞大潜力。

D.O. Toro / 托罗产区:“Toro”在西班牙语即指公牛,“斗牛”用的也是这个字,D.O. Toro产区的红酒也不负这阳刚威武的名字,号称是西班牙最Man的酒。从前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宫廷以及其他西班牙西部王国的国王们都曾是酒劲大的Toro红葡萄酒的忠实粉丝。

D.O. Toro地区属于日夜温差大的大陆性气候,土地也贫瘠荒凉寸草不生,也难怪会酿出这样极端又粗犷的红酒。主要的红葡萄品种为“Tinta de Toro”,其实就是丹魄(Tempranillo)在D.O. Toro的克隆种。

这种克隆种葡萄皮较厚(有时能达到里奥哈丹魄种的两倍),能带来更强壮的架构与酒体。Toro红酒的颜色大都漆黑如墨,以西班牙的标准而言都有非常高的酒精浓度,动辄就可达到15度以上,是怪兽等级的葡萄酒。搭配起大块的红肉,享受大口喝酒吃肉的粗犷快感!

也由于D.O. Toro的红葡萄酒过于强劲狂野,酒庄常会延后上市的时间,让粗狂的单宁能在时间的陈年中变得柔和。D.O. Toro也种植歌海娜和弗德乔,但仍以Tinta de Toro为主打。

D.O. Tierra de León / 莱昂产区:马德里之路在大城莱昂(León)前的小镇Sahagún与法国之路会合,莱昂除了是到达圣地亚哥城的必经之路外,也是南北向的白银之路(Ruta de la plata)上的重要城镇,连接了西班牙北边的海岸与南边的塞维利亚。从中世纪开始莱昂就是重要的交通及工商业重镇,这里的大教堂也是必看的经典之一。

这个产区种植葡萄的历史悠久,最早可追朔至罗马时期,中世纪开始,这里的修道院种植了大量的葡萄,使得产量大增。直到1887年根瘤蚜菌摧毁了大部分的葡萄园才让这里的葡萄酒趋于沉寂。随着近代产区开始复兴,D.O. Tierra de León的原生葡萄品种白葡萄品种Albarín(不是Albarino!)和红葡萄品种Prieto Picudo也越来越受到瞩目。其中Prieto Picudo这个濒临绝种品种的复兴更与产区获得D.O.资格有直接的关系。Prieto Picudo意思是“紧和尖” ,指的是这个品种葡萄串独特的形状。

下次如果飞到马德里,又刚好有时间的话,可以走上这条美丽的马德里之路看看:走过塞哥维亚(Segovia)的罗马建筑、科卡(Coca)的歌德和伊斯兰混搭建筑以及美丽的小镇Wamba。相比法国之路,马德里之路上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工业城镇,因此是很好“远离尘世”的选项,可以在这里细细品味最纯粹的西班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