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现在是酒商布局西班牙精品酒的好时机?Why is it a good time for importers to import Spanish fine wines

从近10年西班牙葡萄酒对中国市场的出口额、出口量和类别来看,2010年西班牙出口到中国的散装酒升数比例占到80%,而2018年仅为12.3%,瓶装酒进口成为主流。其中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第一是由于西班牙政府和整个行业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树立西班牙葡萄酒在国际上的“品质和多元”的形象;第二是由于中国和部分新世界产酒国签订的葡萄酒零关税协议逐步生效,导致整个欧盟散装酒进口不再有优势。所以对于酒商来说,在当下关注精品酒的进口,是不可逆的趋势

西班牙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酿酒国家,拥有超过100种本土葡萄品种,其中20多种为常用品种。三面环海和内陆连绵起伏纵横交错的山脉,造就了其丰富的地形和微气候,成为各种类型葡萄栽培和不同风格葡萄酒酿造的天堂。西班牙老一辈酿酒师继承了传统的葡萄种植和酿造工艺,而新一代酒农和酿酒师,更加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兼容并蓄,大胆创新。新老一代的结合和互相影响,带动了整个行业的不断革新和前进,常酿出令人惊讶的酒款。

同时,西班牙优渥的自然条件,保证了葡萄园的管理无需过多的人为干预,使其成为了世界第一大有机葡萄酒生产国;和整个西欧传统产区以及北美、大洋洲相比,西班牙的人工和生活成本,几乎是最低的;再加上西班牙的酒庄和酒农,并不擅长市场投入,其最大的投资常在于酿造和栽培技术的改进,而忽略了推广。这些因素导致西班牙葡萄酒的市场价格,和其他国家相比,远远低于其真实价值的体现。很多国际专业人士认为,西班牙是被低估的产酒国,或者说其性价比无人能出其右。葡萄酒消费者,用同样的价格,在西班牙可以享受到更高品质的美酒

反观国内市场,西班牙葡萄酒果香和复杂度的平衡,大部分在酒窖完成陈年期、开瓶即适饮的特性,品种风味齐全而不乏特色小众酒的丰富度,以及西班牙作为世界前三的旅游目的国家,其自然、人文、美食美酒结合的成熟酒庄游路线,都非常适合国内相比传统葡萄酒消费大国,偏向于年轻、个性化的消费群体,并同时满足了葡萄酒的社交性和饮用性功能。 

 

西班牙主要产区简述 

西班牙全境总共17个大区,每个大区都有葡萄栽培和葡萄酒的酿造,并隶属于70个原产地名称保护产区(DO),其中里奥哈和普里奥拉托为最高级别的优质原产地名称保护产区(DOCa)。作为一个酒商,如何选择一款适合自己的客户群体的酒,成为关键。 

 

里奥哈:最高效的选择

里奥哈无疑是西班牙最知名的产区,其下属三个子产区的不同的风土地貌以及由丹魄(Tempranillo)领衔的5红9白法定葡萄品种,为消费者提供了几乎所有的选择:年轻和陈年的干红、干白,桃红和起泡酒。作为西班牙第一个DO(1925年)和第一个DOCa(1991年)产区,里奥哈产区管理委员会一直致力于实行严格的葡萄园管理和质量监控措施,保障里奥哈葡萄酒的整体质量,同时不断发掘新的本土品种,鼓励酿造工艺的革新。为了更加尊重风土的表现,产区在2017年制定了包含了单一园的新分级制度,并为优质的起泡酒赋予新标。再加上成熟的葡萄酒旅游路线,使里奥哈产区成为酒商最高效的选择:一个产区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市场需求。 

 

杜埃罗河岸和卢埃达:红白双星 

和里奥哈的丹魄一样出名的,还有杜埃罗河岸,西班牙酒王Vega Sicilia和Pingus在国际上的知名度,极大推动了近年来产区的发展。由于风土和用桶方式的不同,杜埃罗河岸的红葡萄酒酒体更加强壮和直接,契合了国内高度酒消费人群的喜好。而其旁边的卢埃达产区,90%以上的产量为青葡萄(Verdejo)酿造的清新易饮的白葡萄酒。两个产区从2017年开始在中国市场以杜埃罗河岸和卢埃达双产区的名义联动推广,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两个产区红白交辉的主力品种选择,简单直观,又具有互补性。

 

拉曼恰:从价廉到物美

拉曼恰是全世界最大的法定产区,由于历史上盛产的白葡萄品种个性不突出,常用来酿造用于给雪利加强的白兰地,同时出口大量的散装酒,使得产区的定位一度比较尴尬,导致当地最好的酒庄和酒款,寻求以Vino de Pago的名义出售,来提升价值。但是近年来随着种植和酿造思路的改进,涌现了很多新一代的酿酒师和酒农,尝试结合当地的风土,用不同的红葡萄品种进行试验,找到了许多改善的方法,让葡萄酒的品质获得了极大的提升,而同时又维持了不错的市场价格。对于寻求大批量和高性价比的酒商来说,拉曼恰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打破“价廉”的印象,创造“物美”的口碑。 

 

最具有潜力的品种:歌海娜 

如果说,上述三个产区的主力品种丹魄,是西班牙的实力展现,那歌海娜就是西班牙的潜力所在。原产于阿拉贡和纳瓦拉地区之间的这种红葡萄品种,在很长一段时间被西班牙当地酒农忽视,且上世纪中后期,西班牙得到欧盟的农业补助,拔除了很多老藤歌海娜改种丹魄或者国际品种,令人扼腕。

所幸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普里奥拉托国际化的崛起,歌海娜,再次回到了西班牙酒农的视线中。在普里奥拉托板岩(Licorella)土壤和日夜温差较大的环境中,孕育出了酒精度和酚类物质平衡,酒体饱满、口感强劲又不失甜美果香的歌海娜佳酿,获得了无数帕克高分,享誉全球,也使得普里奥拉托成为了西班牙唯二的DOCa产区。总共才1800多公顷的种植面积和国际市场对该产区的青睐,使当地的土地稀缺,因此很多酒农和酿酒师,将目光转向了围绕着普里奥拉托的蒙桑特产区。产区因Montsant(圣山)而得名,几乎包围了整个普里奥拉托只留下东面一个小缺口,同为板岩类型的土壤和复杂的微气候(6个分区),相对低廉的地价,吸引了很多来自于普里奥拉托酒庄的酿酒二代或者前酿酒师在此开展他们的个人项目,并带动了整个产区的繁荣。两个产区的异同也常常成为酒圈专业人士和酒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尽管如此,普里奥拉托和蒙桑特加在一起也不到4000公顷的种植面积,而随着歌海娜国际声誉的蒸蒸日上,其发源地阿拉贡和纳瓦拉地区,开始觉醒和复苏。阿拉贡地区的四个DO产区,虽然最早国际化的是种植了大量国际品种的索蒙塔诺,但是现在更加受到追捧的,却是以高海拔和老藤歌海娜种植出名的博尔哈原野地区和卡拉塔尤德产区,当然索蒙塔诺和卡利涅纳产区也加大了对歌海娜的重视,酿出了非常多的好酒。在阿拉贡地区,有产量巨大的合作社和酒商,生产各个级别的酒款,也有独立的酒农和小酒庄,精心耕作甚至收购高质量的葡萄,来酿造精品酒。而纳瓦拉产区,从拔除老藤歌海娜改种丹魄和国际品种,到开始认识到本土歌海娜的价值,走过了更长而艰难的弯路,终于在20世纪末,和阿拉贡的四个产区一起,成为了西班牙各种精彩歌海娜的出产地,并因种植面积的广袤,而为市场提供了更丰富和具有性价比的选择。 

这股歌海娜的风潮,继续往西,刮到了马德里山区。作为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的葡萄酒,一直未受到太大的重视,直到歌海娜品种的复兴。马德里周边的GREDO山区,属于伊比利亚山系的一部分,最高海拔可达1000米。干燥、通风的气候,非常适合葡萄的生长,而便利的地理交通优势和国际化大城市的背景,吸引了很多具有现代思维的酿酒师团队和销售团队,使得该产区在近年以最快的速度登上了国际舞台。该产区的葡萄酒,价格未必是最低的,但是风格新潮,注重产品的包装设计和推广,不容小觑。所以对于酒商来说,选择歌海娜,就是收获了西班牙最有潜力的新兴品种,并享有了一系列不同风格、特征和价格区间的供应商群体,总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 

 

西班牙西北部冷凉产区:侍酒师、专业人士的新欢 

有很多酒商和业内人士,在接触了西班牙葡萄酒后为之折服,并希望继续寻找一些小众和独特的品种,来丰富其产品线。他们往往会把目光转向西北部:在地处西南欧偏温暖气候的西班牙,这是一个独特的偏冷凉产区,孕育了阿尔巴尼诺和门西亚,一白一红两个西班牙特有的品种。阿尔巴尼诺生长在下海湾及其周边地区,通常不锈钢罐发酵,用一部分酒泥陈酿来增加风味,酿出清爽高酸的白葡萄酒。而门西亚在比埃尔索地区,幸运地被一批西班牙大神级酿酒师(如Álvaro Palacios和Ruál Pérez)发掘和热爱,以不尽相同的酿造方式和工艺,酿造出带有浓郁花香和果香,酒体优雅的中单宁美酒。其实对于中餐来说,因为有非常清淡的菜系以及非常麻辣的菜系,最安全的搭配往往是清爽的白葡萄酒和单宁并不那么高的红葡萄酒。所以西班牙的西北部冷凉产区,在近年深受专业人士和侍酒师的喜爱,对从事餐饮渠道和保有很多高水准私人客户的酒商来说,无疑是补充他们酒单供应的最佳选择。 

 

卡瓦:西班牙的传统法起泡酒 

西班牙的卡瓦和法国的香槟一样,都使用二次瓶中发酵的传统法方式酿造。在香槟作为原产地命名被欧盟的法律保护之后,西班牙的同类型起泡酒改名为卡瓦(CAVA)。由于使用的葡萄品种以及风土的不同,卡瓦的果香更加馥郁,而香槟通常酸度更高。虽然主要产区在加泰罗尼亚,其实西班牙有7个大区的160个城镇都可以酿造卡瓦,并涵盖了5白4红共9个法定品种,因此卡瓦的口感因产地不同,变化更加丰富。在中国市场上,由于没有进行大力的推广,卡瓦的价值严重被低估,其中国市场的平均进口均价,一直是法国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无法反映其复杂的酿造工艺和国际地位。而将起泡酒和节庆活动相联系的推广方式,虽然早期对起泡酒的销售有所帮助,当下却反过来制约了其发展:在国际市场上,起泡酒的出口数量占到整个葡萄酒的8.1%,而中国的进口葡萄酒中,起泡酒只占了1.8%。这从一个方面反应了消费习惯的区别,但同时也为起泡酒销售量的上升,留下了足够的遐想空间。所以配合推广活动,让西班牙的卡瓦在中国市场获得其相应的认可度和销量,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雪利:时光的滋味 

作为西班牙的国酒,雪利已经无数次地进入各类文艺作品,特别是它的忠实粉丝莎士比亚,花式赞美的金句不断,最出名的要数他赋予雪利的“装在瓶子里的西班牙阳光”这一称号。雪利的酿造方式非常独特,生物陈年和氧化陈年的区别,加上索雷拉系统的长期培育,以及雪利三角东风、西风的吹拂,使得其一个大类,就演化出风格各异的无数小类别,更真正享有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旗号:要喝雪利,就必须来西班牙安达卢西亚那繁华而风情的一片土壤。但是雪利也是一个非常让人难懂的酒,较高的酒精度和常带有悠长时光的气息,仿佛必须有内省而富沧桑的灵魂才可以理解。虽说干型雪利有点像江南地区常喜好的黄酒,但是没有那么甜,又更加复杂多变,很难一下子成为大众情人。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细分的市场,谈到西班牙酒不可绕过,但是需要专业的酒商带着热爱,才敢触及;或许亦需要更加有创意的销售方式,如鸡尾酒的调配和专业雪利侍酒配餐的培训和比赛,才能让这个第二眼美女焕发出潜藏的魅力。 

我曾经有一次和被誉为“亚洲葡萄酒教父”的林裕森老师闲聊,开玩笑地问他:如果口袋里剩余的钱不多了,您会选择放弃吃饭呢?还是放弃喝酒?林老师微微一笑回复我:“不会啊,可以喝西班牙酒啊!” 是呀,好喝又超高性价比的西班牙葡萄酒,还有那么丰富的品种和产区,实力演绎高品质的多元化选择,作为酒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