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ías Baixas 下海湾

下海湾产区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作为整个欧洲大陆的最西端,朝圣之旅的目的地,欧洲人亲切地称之为“世界的尽头”(Finisterre)。而我自己对下海湾产区更是有种无法形容的情节,我总梦想着某一天在阳光和煦的清晨,驾驶着皎洁的白帆,从碧波荡漾的大西洋海湾出发,向蔚蓝色的海天一线缓缓驶去,带着一瓶灵动活跃、芬芳扑鼻的Albariño(阿尔巴利诺),和最心爱的人一起踏上充满梦想的神秘旅程。

天赋异禀的阿尔巴利诺

上帝对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当他给你某些天赋的时候就会拿走一些其他优点。在多姿多彩的葡萄酒世界亦是如此,娇艳欲滴的琼瑶浆常常缺乏酸度,无法充分诠释立体感;产量丰厚的白玉霓抗病能力十分出众,但喝起来却往往寡淡无味。像Albariño(阿尔巴利诺)这种天赋异禀自成体系的品种,放眼整个葡萄品种家族都十分罕见。

首先,它的香气表达十分出众,除了常见的丰富的柑橘、成熟的杏子、芬芳的花香,通常还有诸如番石榴、菠萝等热带水果的气息,入口后酷似香芹籽的味道为其带来了些许麻麻的口感,赋予了酒体更为活泼的表现力。得益于当地的花岗岩土壤,它的矿物质的表达十分抢眼,加上西边送来的大西洋海风,共同组成了一种接近于碘盐质地的收尾。最让人不可思议地是,在比波尔多更南的地方理应更加温暖,而这里的葡萄酒居然拥有如此劲爽的酸度。如此逆天的特质浑然天成,无需任何特殊的酿造工艺就能光彩照人。

一般来说,香气比较芬芳的品种对病虫害的顶抗力相对较弱,而Albariño(阿尔巴利诺)却可以依靠“皮糙肉厚”的特点建立起三维立体防御体系,哪怕是在年降雨量高达2000毫米的下海湾,也可以顺利成熟,难怪当地人都把它称作是“上帝的礼物”。

遍地都是花岗岩

如果你亲自来到下海湾,我敢保证你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地的土壤类型。因为这里到处都是花岗岩的身影,你走过的地板、居住的房屋、吃饭的桌子全部都是花岗岩做的。

千百年来,Albariño(阿尔巴利诺)在当地与花岗岩融为一体,它把坚韧的根须插进花岗岩的石缝,在极其贫瘠的环境下寻找一切能够生存下去的营养和水分,这造就了Albariño(阿尔巴利诺)哪吒一般桀骜不驯的气质,在本不适合生长葡萄的地方昭示了生命力的强大。